caramel macchiato

阿澈澈

日常bo
现居英国爱丁堡

只有动画片是不变的心头好

古堡控
巨蟹
兔子羊驼熊猫与猫头鹰

还有相叶雅纪

周五的时候在伦敦飞哥本哈根的航班上遇见了人生第一次的紧急迫降,广播通知有一个坏消息,航行过程中飞机前轮爆胎,盘旋了很久之后返航到了East Midland Airport,最后一分钟的时间里机舱里是没有停下来的空乘的'Brace! Brace! Brace!'喊声,最后在安全防撞姿势里平安降落。

之后看新闻说我们的飞机丢了一个前轮?!?!?!

我竟然完全没有惊慌也没有害怕。

在盘旋的时候我大概的思考了一下人生,扪心自问,这二十多年来,有没有做过真的会后悔想要重来一次的事情?

没有耶。

遗憾可能有那么一点,但更多的是在于如果在今天死掉,那么我可能会看不见很多未来的事情,但是没有任何一件后悔的事情我是有点没想到的。

可能会有点遗憾不能见到未来的自己,有点遗憾不能看见年底要做presentation的男朋友,有点遗憾还有那么多的世界没去看。

其实完全对死亡没有恐惧……这样说起来我也没什么太强的求生欲望吧。倒是家人朋友估计会很伤心难过,但是我还挺高兴他们没有跟我在一起的。

如果真的死掉我希望可以捐掉所有器官,大家可以记得我,但是希望每个人不要觉得这是一件伤心的事情,毕竟少了谁这个地球都在转。

我希望就算我不在了每个人都可以好好活下去。

不过没有死。

真好呀,清晨起来做了瑜伽晒了被子,努力工作了一天,跟爸妈聊天看到了汤圆儿的新照片,中午吃了好吃的泰式米粉,下班之后逛了一下Muji,喝了焦糖拿铁,去上了一节Flexibility的课,订好了年底出去玩的机票,研究了下回家的行程,跟男朋友打了一分钟电话说好了明天下班见,现在躺在最喜欢的黄格子被子里玩手机。

活着真的很好呀,明天想要下班后痛痛快快谈一次心,好好拥抱一次,然后还是有点想吃火锅呢。

活着真的挺好的。

一个特别的人。

可能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一对了吧。

越相处越觉得合适,有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彼此都是理性大于感性的人,在一起之后急死了身边所有人,我们还是一样慢悠悠地不温不火可是却非常非常安心地发展着。上周末第一次听到他特别透彻地谈自己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悄悄哭了挺久(大概是被感动到),迷迷糊糊睡了一个晚上之后很认真的一点一点的回了一封。

特别神奇,一样慢热,一样有原则,一样不太爱说话,一样内向,但是也一样热爱工作,一样重视家庭与责任。明明很高冷的我却回了每条微信,谁都不肯见的他当时被逼得不行主动约了我。怎么可以这么神奇。

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中是特别的大概就是最安心的事情了吧。可以一起讨论文化讨论宗教讨论政治,听他说他的实验我讲我的项目,可以一起出门玩儿一起骑自行车一起吃好吃的,也可以一起窝在沙发里看动画片互相发表情包笑的像智障。会在我要面试之前告诉我面试技巧,来伦敦开会的时候烧好一桌菜等我回家,发烧在家的时候悄悄给我订了外卖,洗个澡的时间竟然帮我铺好了床吸了尘拖了地。一年多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悄悄跟圈圈说,虽然并没有喜欢上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现在去结婚都可以。事实证明我野兽般的第六感从来都没有出过错,从来没有看错过人。

然而过了一年多觉得自己终于开始有一点点在谈恋爱啦。

妈妈来跟我住了两天我就开始感觉到一点点私人空间受到侵犯了……仔细想想和他复活节从睁眼到闭眼在一起十天我竟然都没有想独处也太神奇了。大概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像和另一个自己在一起吧。

悄悄发了几张我妈的狗仔队式花样偷拍,回家还跟我抱怨为什么我们两个都不喜欢拍照……
就……害羞啊?!😳

上个月的爱丁堡。

回到爱丁堡就能看见自己大学走来的这一路。 谢谢爱丁堡的五年以及所有的导师们,能让我自信地跟别人说我是一个景观建筑师,这是我的作品集。

不知不觉真正的变成了一个景观建筑师呢,时间真快,一切仿佛都是顺着命定的轨迹到了现在的时刻。正式入职了两个月多一点点,有很多事情变化了,但还有很多维持原样。其实挺不好意思的说一开始这份工作离我给自己的期许低了不止一大截。公司主要是做住宅,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项目,但是反而因为这样才有了特别大的责任和发展空间。现在的每一天真的充满激情😂

很喜欢工作时候的自己,每天很累但都充实而又充满挑战。会有很多时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一些时候虽然压力很大很吃力但是慢慢也变得上手了一些。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记得Tiago曾经做过的Lecture:Trust me, I am a landscape architect.

未来会有很多的,我充满骄傲地告诉别人是我的作品的项目。

老相册:

巴黎的第一次航空展现场

1909年,Léon Gimpel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caramel macchiato | Powered by LOFTER